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道无为 上善若水

http://blog.sina.com.cn/darthvad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注一:全部原创,署明出处后任凭转载。 注二:本博只对本人投资负责,不构成任何他人实质性投资建议,他人据此入市结果自负。此声明超过博文中任何语句。 注三:本博没有进行任何收费理财的服务,也不用QQ,博友反映有QQ用黑爵名义骗财,纯属骗子,建议马上拨110, 注四:本博是目前博主网易日志博客,另有映像: http://myhomechn.blogspot.com/ http://blog.sina.com.cn/darthvad 其余均属假冒

网易考拉推荐

孔儒宗社不是死魂灵  

2017-01-29 14:13:0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当笔者评论连载中,由笔者在江东地区之内弟,与碾转南北的家父经历,谈及“宗社”时,相信很多读者,会以为笔者是“勉怀亲父”——>错了!此连载中 的主角是“孔儒宗社”,而非家父或内弟。只不过关于宗社,尽管天朝帝国把所谓孔子大学自费开到美国做宣传,但是宗社此中华孔儒文化之根本载体,甚至不见迹 于任何天朝教科书,几乎不能觅见于所有中文资料之中;——>没有宗社载体,所谓“孔儒传统文化”无论优越或丑陋,都只不过是空壳的死魂灵!但它却切 实存在于我们民族社会的历史与现实之中。因此笔者只能从自已的经历,接触,与观察之中,才能引导读者类似的观察,切入我们对之作社会科学层面的研究语境。

孔 儒宗社之被政治彻底粉碎,仅在毛炀帝执政一代;但只是其躯体被粉碎,作为民族文化的载体,可比中医瑰宝还要顽强。所以当邓阿平改革开放,政治稍稍放松对民 间的管制后,当民间稍稍有点“成功人士”后,无论此成功人士是来自政治上热点(家父算是其中之一),还是来自下海经济中的形象(内弟或算其中之一),其周 边群体就会不自觉地,重新按照孔儒宗社的传统,排列组合。这种排列组合,并不一定按血缘,比如说活跃中的“同乡会”“同学会”“战友会”,其实就是宗社的 雏形。

家父那代人,常常怀念文革时代“单位中的兄弟情”,其中如袭人怀念所谓知青夏令营般的记忆(显然是上等知青才有这种惬意),这是他 们怀念文革的重要原因;其实就是怀念那种“同志间如封建宗社的关系”,让他们血液中的孔儒文化,似曾相识。虽然顶头上还有个毛炀帝的雷霆雨露,但毕竟与宋 明以降的孔儒理学中(忠君=爱国)的化石正能量,并无冲突。所谓饥荒就算真的有,反正也没有首先饿坏自已的亲人,就认了那叫“困难时期”,得了吧?

强 行者崇拜的伯特兰罗素是说出“绝对的权力,就是绝对的腐败”的道德大师,同时也是对毛炀帝绝对权力,崇拜得五体投地的洋粉丝。罗素同志赞赏毛炀帝的原因, 就因为毛炀帝砸烂了中国农村的孔儒宗社,形成了中国两千年未尝用的中央集权,全国变成一个大宗社。笔者看不出这有什么进步之处,尽管孔儒宗社的中国农村, 的确也没有什么进步可言。罗素没有详细解释他此进步观念的理由,似乎是先有了五体投地的结论,然后含含糊糊地解释:让中国人终于脱离了宗社桎梏,而有可能 得到自由。听上去,除了适合用来“反户籍制度的城市化”的预定目的,没有其他理由可言。

欧洲基督教社会,也有类似孔儒宗社的“基督教社 区”存在。这种社区也只是在苏联帝国和纳粹时代,才多少会砸碎了点儿;之所以暂时未影响到美国,是因为美国是“脱离原社区的欧洲移民”的重新组合。罗素是 否以为,砸烂中国农村的孔儒宗社,毛炀帝治下就变成美利坚第二合众国?如果不砸烂农村的孔儒宗社,已经开放的中国东部沿海的“更资本主义的社会”,就会被 落后的中国农村,重新拖回明清帝国中?总之,这位英国原产的道德大师的“中国社会研究”,让国人想起“匪夷所思”这句成语,是怎么来滴

现 实中国的演变情况,是否当时就构成对罗素宏论的证伪?甚至在毛炀帝革命治下的中国,已经围绕着当时的红色新贵的权力,形成了新的宗社。其中典型就是毛炀帝 老家韶山之毛老乡,受毛政恩顾之余,就已经把毛本人,当成了韶山毛乡的新族长。新的宗社其实就是孔儒宗社的翻版,内部承袭了孔儒国学中上下等级秩序(换个 名字叫革命觉悟谁更高,官僚地位说了算)。今天乌有毛狗抱怨袁腾飞等暴露毛恶,也只不过象当年北魏贵族仇恨崔浩“宏扬国恶”般咬牙切齿,谓之真凭实据操了 它们的毛祖宗而已。所以与孔儒宗社相比,只不过是食于宗社族田而掌柜的乡绅,换成了有幸当上干部的亲人;四书五经的信仰,换成了毛语录的所谓主义。旧中国 还是那样的旧,只不过给折腾得更残破了些儿。

无怪乎改革开放后,如果说东部大城市之中,还出现了近似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(因此也被乌有乡 之流毛子毛孙的宗社分子攻击为“变色”),越是落后的西部,内地甚至东北;翻版旧宗社的旧中国,越是强势复辟。无非是当年还有点传统底线的刘文采之类乡绅 地主,换成了“上有政策,下有对策,中间摆弄政治有办法”的红色世袭乡镇新贵族。这些以乡官村官镇官为名的政治新贵,只要还要有人帮手,大概也会更相信自 已血缘亲属。协调其中关系的,当然就是所谓的关系学。处于政治弱势的其他宗社,自然也会成为这类政治强势家族的打压对象。恐怕,这就是所谓“乡镇地区”黑 社会的由来。

其中过程细节,大概与个案相关,而呈千变万化的复杂性。但是根据实体社会学,总体上可以预期,这种表面上抛弃孔儒传统习惯中 的“孟仁之道”的约束的革命新宗社,会更旧时代的孔儒乡绅,地方政府的耗用更庞大,林林总总的恶法鱼肉(族外)乡亲更彻底,(但并不会妨碍这些农村贵族, 声称自已代表了被他们鱼肉的“贫困农民”的利益,而向国家要这要那的“强制爱心”);以此对所有经济命脉的垄断“利出一孔”,供应其已经失去传统孔儒仁政 一面的约束的革命新宗社的进步性。因此从市场经济的角度,越是内地,越是农村,其市场经济就将越是窒息。这是否是抱怨所谓“没有信仰”的其中原因之一?在 这种环境下,无论“农村生产技术”如果进步,农民都会被剥削到赤贫,重新回到明清孔儒农村的农民生活水平上,甚至还有所不如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