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道无为 上善若水

http://blog.sina.com.cn/darthvad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注一:全部原创,署明出处后任凭转载。 注二:本博只对本人投资负责,不构成任何他人实质性投资建议,他人据此入市结果自负。此声明超过博文中任何语句。 注三:本博没有进行任何收费理财的服务,也不用QQ,博友反映有QQ用黑爵名义骗财,纯属骗子,建议马上拨110, 注四:本博是目前博主网易日志博客,另有映像: http://myhomechn.blogspot.com/ http://blog.sina.com.cn/darthvad 其余均属假冒

网易考拉推荐

中国孔儒传统中的“宗社”和失败的“农村改革”  

2017-01-26 10:53:2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前面说到的断点“宗社”,是 很重要的现实和社会学的常识。袭人号称“宏扬儒教传统”,官府出钱在西方办了许多(其实是宣传性质,没人去的)“孔子学院”,但是当中国“宗社”已经不存 在的,儒教似乎就只剩下“雷霆雨露”了,这是否就是袭人所热衷?但若没有宗社会作为基础的交换,袭人只是白费心机。笔者就内弟的事,这样对老婆大人说:你 自诩是“传统文化的传承”,但是你理解宗社吗?你以前听说过宗社会吗?如果你连宗社会也不知道,你以为儒家文化,《论语》和(不归属于儒家,但被儒家所参 考的)《道德经》,是无源之水吗?——>其实这番话,对袭人而言,都是一样的。

如果理解毛上帝革命以前的中国农村,是承自明清社会 的“宗社”基层的话,就知道所谓的“地主乡绅”,其实就是各姓宗社的“族长”。毛上帝所谓“打土豪,分田地,毛式革命土改”,其实就是把宗社承传的公共财 产,全部充公为革命经费,把人家的族长(因为公有制内总有点分配不公的抱怨,所以凡族长一定有点冤家对头的公敌私敌,批斗大会绝对不会短缺控诉人)当成 “贪官”替罪羊办了,抢光人家的宗社公共财产。如果农民还有点智慧,知道自家族长不一定是坏人,就“易族而杀”。至于大族公共财产多,分不过来,就作为黑 五类(反正与小族必定有更多矛盾摩擦)杀掉。这点从土改延伸到后来,如文革的大屠杀。

明白孔儒乃是宗社基层的政治伦理,就不难明白,罗织 在诸如刘文采等所谓“地方阶级”身上的谎言(关于水牢等的故事,显然是冷月英等污点证人,在土改法庭中贡献的故事),以及刘文采也的确造福乡梓,如修桥修 路,救济乡亲之类。笔者对此事内情没有细节考证上,但是估摸着,如果刘文采是当地刘姓宗社的族长,他所做的所谓好事,其实是族长的份内事。而对族内族外 人,很可能是不同的做法。比如说对族内人借粮,是大斗借小斗还;对族外人说不定相反,但至少是同样的斗,还要算上利息。这样对于族内外的人,如族外小族乡 亲,自然会抱怨刘文采“分配不公”。

因为作为宗社族长,刘文采需要保持族内公产的盈亏平衡。这既是族内保障的前提,也是刘家的利益相关:如果族产破产,刘文采作为放长,有义务用私产无限为之负责。所以,笔者先验地估计,宗社族长如刘文采,对于借贷这类的处理,一定是“内外有别”。

然 后再看黄世仁和杨白劳的宣传故事,——>注意其取名:“杨白劳”显然不是真名,是马克思主义按自已哲学,为其取名的为“干多数都是白干=白劳”, ——>我们不争辩这个故事的事实真伪,只是在宣传故事提供的细节中确认“对方提供的事实”:黄与杨显然不是一个宗社的,因此黄即使是黄姓族长,也没 有对杨的保障义务;而杨显然已经被杨氏(或者是小族?)踢出族门之外,不受杨门宗社庇护。

其次,杨是黄的佃农,不但欠租,而且欠了黄的 债;意味着黄在早前交不起租,黄没有催租,反过来向黄贷款,累积起来,数量似乎不少,因此按中国惯例,年三十前,要黄还累积的租债。如果杨还不起债的话 (破产),那么后果就是黄会收回永佃权,按此底线,意味着杨欠债的同时,失去了工作。但似乎黄没有什么不对之处。然后杨提出用女儿顶债为奴婢,—— >中国一直适用传统如罗马的奴隶制,直到毛改革为止!如果毛制度下的小民,不算国家奴隶的话!这是很多人没有意识到的近代史;——>然后,又 懊悔了,自杀了。在中国传统中,奴俾的地位相当于妾士,所以随后黄世仁“婚内强奸了喜儿”。黄世仁与杨白劳之间的纠纷,按宣传故事,大意如此

毛改革用杀掉两百万族长(地主)的方式,兼并了中国农村宗社的公共财产,打碎了中国农村传统的宗社,(罗素和笔者的粉丝强行者,都说这是伟大而进步的),从而将整个中国,变成一个毛党治下的“大宗社”。这是毛改革以后的,直到改革开放前十年的中国社会形态。从任何角度上说,看不到罗素声称的“进步”之处,因为这种政治处理,对于中国城乡的市场经济,都是有害无益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