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道无为 上善若水

http://blog.sina.com.cn/darthvad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注一:全部原创,署明出处后任凭转载。 注二:本博只对本人投资负责,不构成任何他人实质性投资建议,他人据此入市结果自负。此声明超过博文中任何语句。 注三:本博没有进行任何收费理财的服务,也不用QQ,博友反映有QQ用黑爵名义骗财,纯属骗子,建议马上拨110, 注四:本博是目前博主网易日志博客,另有映像: http://myhomechn.blogspot.com/ http://blog.sina.com.cn/darthvad 其余均属假冒

网易考拉推荐

进步不是革命,革命不是进步  

2016-10-11 22:32:3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中国的文革教是马克思主义世界观,结合了中国民族主义的极左的,以法西斯主义为号召的,以复辟文革为政治目标的,正在消失的,但短期内也可能形成政治 运动的社会和政治团体。毛是一个过去时,马列也可以是一个过去时。毛神教,并不是一个过去时。毛神教的号召力,是建立在谎言的基础上的,只要深入了解真实 的历史经验,就可以拆穿毛神教的所有政治谎言。

近代最大的一个错误就是没有清算毛的历史罪恶,而使之成为抛之不去的包袱。掩盖真相可能已经 再也得不到正的政治利益,相反,越来越多地,成为负的历史负担。俄国最终反思斯大林,并非俄罗斯人比中国人更苛刻。不是的,而是一个民族要摆脱历史恶梦, 唯一的办法,就是直面历史的错误。毛的功迹,已经在连篇连牍的歌颂中,得到了超水平的宣传。但是当毛的错误不能被历史认识前,毛的灵魂永远不得安息!

如果细心观察目前的社会政治环境,就会发现,今天的中国政府,正在面临两个方向的压力。一种西方成 功的自由民主的压力,它要求中国社会和国家政治改良;而另一种则是西方失败(包括俄国)的马列毛主义,它主张颠覆目前的政府。无论是对中国民众,对中华民族,还是对于政府来说,毛神教实际上都是最凶恶,也是历史上最有劣迹,同时也是最有现实动乱威胁的政治团体。

联系传媒界有组织地贬邓扬毛;与文化界有组织的捧明捧皇黑袁逆流,是有联系的。长期受左派政策压迫的民营经济,竟然成了极左逆派的 替罪羊,所谓的极右精英!相反,特权权贵反而成了毛主义的维护者!这是有组织地酝酿的政治宣传,但是,肯定不是执政当局所为。

中央面临两方面的压力,一个是温和要求的改良,顺行的是普世的价值观。温总理在无意间透露了对普世价值观的向往,结果呢,朝野极左对温口诛笔伐。另一派是要 用毛教义,否定中国三十年的改革,颠覆现政权,将中国拖回到毛教义的文革武斗盛世。谁将赢得这场斗争的短期优势,我们拭目以待拭。判别的方式很简单,看看 毛的历史错误,有没有得到进一步的清算。为改革计,赢取政治优势的最根本办法,就是让国民了解到国家进步的艰难,认识到毛时代乌托邦思想,乌托邦政策带来的灾难。

戈氏是一个被俄罗斯民族爱待,被世界尊重的,被中国官方文化妖魔化了二十年的伟大人物。尽管,戈是第一个切实安 排中俄(苏)友好关系正常化,开展边境问题解决谈判、妥协方针的俄国领导人。但是出于国内利已政治需要,从霸权主义泥潭中挽救了俄罗斯民族的戈尔巴乔夫, 被国内宣传描绘成一个坚强的叛徒,或者,怯弱的沙皇。戈冒着生命危险对抗俄国极左顽固势力的政治生涯,他的勇气,被完全掩盖了。越是了解俄国在冷 战败局已定的困难处境,越是认为,戈是俄罗斯历史上最伟大的一个人。

正视中苏这一段历史,正视1929年后西方社会通过强化社会保障 的全面“马克思式的社会主义化”。对于树立国民对改革开放政策合理的期待,增强改革派的政治生命力,意义非凡。改革什么事也不用做,只需要,公开,透 明,用法律责任,而不是用政策去管理新闻自由。让民众,了解六十年现政权的政策变迁的真实历史,人民,会了解今天政策的含义。(本文转载自强国论坛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