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道无为 上善若水

http://blog.sina.com.cn/darthvad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注一:全部原创,署明出处后任凭转载。 注二:本博只对本人投资负责,不构成任何他人实质性投资建议,他人据此入市结果自负。此声明超过博文中任何语句。 注三:本博没有进行任何收费理财的服务,也不用QQ,博友反映有QQ用黑爵名义骗财,纯属骗子,建议马上拨110, 注四:本博是目前博主网易日志博客,另有映像: http://myhomechn.blogspot.com/ http://blog.sina.com.cn/darthvad 其余均属假冒

网易考拉推荐

不属于任何学派的“经济学”  

2010-07-29 19:48:57|  分类: 科学发展观人权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笔者开始接触经济学,是在大学时。笔者闲得无事就泡图书馆,无书不读。经过升学应试的苦狱,能够不用考试地轻松读书思考,那是TMD的享受;人世间真是夫复何求。尽管,笔者相对而言,至少在表面上,算是很不用功的。几年大学,笔者估计把图书馆里所有的书,几乎都翻过了。对于人民币汇率的观点,实际上就是在那个时侯开始在“课外阅读”中形成的。

真正开始接触西方的经济思想并全面反思从小洗脑的泡沫“马列主义”, 是通过一系列即使在今天看来,也是挺右的政治经济刊物的。其中,笔者最喜欢的专业类报刊,是《世界经济导报》,订阅了好几年,并最终在上面发表了文章。 88童子军节后,笔者知道《世界经济导报》即将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,中央期刊文档库里,也不会存下这样的报纸。在差不多十年里,笔者珍藏着这批报纸,直到 报纸发黄,破碎;不得不扔掉。保存旧报纸,看来是个技术活。

笔者再次接触经济学,是因为对海外人,海外事,海外社会的接触,对笔者进一 步造成的冲击。笔者这样“右倾”的人也受到如此冲击!张宏良这样的左猫,可能会立刻怨恨上帝“令腐朽的市场经济如此繁荣”,而马上撞墙自杀!笔者再次发表 经济观点意见,则是因为股票的缘故。既是炒股的需要,也是对基本面分析的原因,笔者又重新在《中国证券商》和《证券周刊》中发表了第二批关于经济内容的文 章。观点也没啥新颖的,和周其仁同时期的观点,“国企是万恶之源”,一模一样。文章主要是反对亏损国企上市扶贫,反对圈钱救济,反对妖魔化散户投资,反对转移政策责任,等等;其中部分内容,据说对于97年的股灾,有一定的影响。(笑笑)。

不 过,大致在2000年后,笔者所有文章没有再被采登了。回想起来,大概是编委小管得到了一些通知,默默封杀了类似笔者所有稿子。当时也没有象今天那样可以 出版,世界经济导报诸作者的下场,以及后来何氏清涟的遭遇,笔者也记忆悠新;反正本人也不是靠笔杆子吃饭的,不靠这几个钱吃饭;也不靠这几篇文章升职称。 笔者后来发表的一些书,都是专业用约稿,和经济政治什么的,没有啥关系;和升职称也没啥关系。

发表不了文章,就到论坛打打趣。不过很快发现,论坛对于完整的观点体系,根本上毫无用处,除了吵,还是吵。没有太多的时间跟五毛专业人士和义工磨嘴皮,让他们“背主”,这是笔者的弱项。(笑笑)。如何避免“中国式诡辩”的陷阱,不要寻求说服每一个人的交流认识,就是在论坛“辩论”中得出的经验。然后,就是在新浪开博客了。开始时以为是和论坛差不多,后来发现,博客比论坛或者刊物出版好得多,对于主流不喜欢的“非主流”的体系观点,可以保留相对完整的观点,效果和出版一本书差不多。

由 于笔者的文章不是为了升职称的,直接面对的是大众“消费者”,因此,笔者的文章极少作外引用注解。部分原因是文章是短时完成,那里有心思一条条去查证;而 且根本没有必要。笔者自已看文章,从来不看“注引”的。对于注引,如果该文观点荒诞,何必看注引;如果该文所用的注引也是该行业众所周知的,读的人根本不 必去看,就可以直接跟踪文章观点。笔者也看论文,但是不会象一些自我标榜的“只看论文”,好高档奥!其实也不高明,无非是欺负别人看不到,自已就可以黑箱 里中国式诡辩胡扯了。笔者是看通俗解释的文章,对其中非主流的观点感兴趣了,才查论文同,象地球变暖是小题大作

对于论文形式的旁注索引的观点,原因其实已经在“绝对的真理集”中阐述了,————双方共同认同的旁证,才构成体系内对双方有效的实证。而对于第三方而言,仍然只是旁证而已。如果笔者的文章最终成为一本书籍,是需要把其中的外引内容,象威廉姆斯解释的科斯定理, 索引出来的。平时和读者的交流,就没有必要了。读者不承认的内容,就把它从实证行列一笔勾销就是了。反正笔者的外来引证并不多,并且,论证是有冗余的。由 于笔者对经济现象解释的理解方式,是自生的,因此,笔者不属于任何“学派”。此“经济学”是否汝之“经济学”,笔者完全不关心。

根据经济学的科学标准,只要有读者认为笔者对社会经济现象的解释是可以有理解的,逻辑上是可逆自洽的,实证是充分的,只要读者认为是“经济学”,笔者也就认为这是经济学。崇拜权威为真理标准的, 可以发挥你们的传情文字,批驳笔者独立思考的每一个章节,笔者无所谓。如果是从本源方法论来看,笔者最接近于奥地利学派,两者都是对象结构分析的方法论, 因此,尽管笔者不是哈耶克的门徒,但是可以看作是奥派,或者是类奥派。笔者最欣赏的经济学家,是哈耶克,尽管一些马派和凯恩斯主义派认为,哈耶克“是哲学 家”。(笑笑)

在笔者看来,奥地利学派“不用数学”并不完全精确,奥派使用的对象结构分析方法,即控制论,其实就是数学中的集合论的工程扩展。它的前身,曾被称为模糊数学。因此,与芝加哥统计学派相比,奥派是使用数学作为方法论,而芝加哥学派是标榜数学本身,作为“实证”了,反而成了伪科学。

新的主义“救”中国和古典经济学的“基本假设”
理性人假设令“看得见的手”成为伪科学
什么是经济学,什么是经济学派
自力更生就是闭关锁国和印度
“看得见的手”催化了大萧条
政治经济学是科学吗?计划经济的GDP是什么?
历史经济学派与唯心的社会学
自造伪证循环的马恩“历史唯物主义”
芝加哥学派,成也不确定性,败也不确定性
数学囚徒的芝加哥学派
千万倍的荒谬就成为中国式的真理吗
独立的思考必须排斥权威干扰
科斯先生有多大的权威意义
“模糊”论不是糊里糊涂的理论
独立思考的观点是成不了“权威”
《不属于任何学派的“经济学”》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