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道无为 上善若水

http://blog.sina.com.cn/darthvad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注一:全部原创,署明出处后任凭转载。 注二:本博只对本人投资负责,不构成任何他人实质性投资建议,他人据此入市结果自负。此声明超过博文中任何语句。 注三:本博没有进行任何收费理财的服务,也不用QQ,博友反映有QQ用黑爵名义骗财,纯属骗子,建议马上拨110, 注四:本博是目前博主网易日志博客,另有映像: http://myhomechn.blogspot.com/ http://blog.sina.com.cn/darthvad 其余均属假冒

网易考拉推荐

口称民主者不定是“讲民主”  

2010-12-09 21:29:4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口称民主者不定是“讲民主”


什么是民主,和民主的策略,可以发现目前的“民主人士”,也是蛇龙混杂。如果不是因为当权者不明智的“镇压”的帮助,根本不能形成一股合力。甚至于象乌有之乡的毛左,攻击政府时,也声称是民主;他们是偷换了概念,将文革时的“大鸣大放没有轶序”称为民主;或者说,他们偷换概念,将“毛主义”称为民主了。显然,在没有明确“名词解释的定义前”,和乌有毛左争论“民主好不好”,纯属鸡鸭争论。

不算乌有毛左的“民主”,通常所见的民主派中,目前比较活跃的,是基督教的社群。民主派和基督徒并不等同,实际上是没有什么必然的关联。 信基督的毛左也有,不信基督的民主派也多的是。“基督”民主派,可能是由于信仰上对“新教美国”的仰慕,也由于信仰的原因,而显得比较积极。不过,由于基 督民主派并不是针对民主本来含义,这就令到基督民主派所宣扬的,只不过是基督教民主社会中常见的道德习俗,而与民主没有必然的关系。

基督教和民主没有必然关联,是这一派的大缺陷。事实上,象基督教(更多是天主教)原教义派,对科学进化论的攻击,本身就是反民主“统一思想”的姿态。因为他们的目的不是“自已不信进化论”,而是“不让他人相信进化论”。事实上,由于基督教是外来的弱小群体,是不是有一部分人“迷信进化论”,除了毛主义扫四旧集团,根本上就没有人关心。基督民主派的缺陷,是将基督教等同于民主!而激起中国文化社会的反感和警惕,并且大大缩小了“民主认同”的社会基础。

因此这批人不能把基督教私人信仰,和公共领域的民主事务分隔,实际上是损害了民主, 而不是对民主事业的促进。这是笔者对于刘小波的90宪张不认同的原因。事实上,笔者对于基督民主派的活动,是抱袖手旁观的姿态,直到,基督教信仰和民主本 身的事务完全分离为止。当一名基督徒真正为民主而奔走时,就不再是基督民主派,而是民主人士中的一名基督徒。这是完全不同的意义,基督教在民主的面前,以人权的要求不再是排他的。同理也及伊斯兰教,佛教……,甚至,毛教!马教

民主不是信仰!民主也不是意识形态。民主是一种确保基层民众利益的基础上,通过逐级的授权和监督, 实现社会分工合作组织的方法论。民主与人权价值观,与市场经济,与私有制是同义等价,除此以外,将任何意识形态与民主结合,都是有害的;或者,民主也就不 再是民主了。正因为民主不是一种信仰,民主不是一种哲学,民主也不是一种理论,民主更不是意识形态,民主社会才成为多民族和多种信仰,甚至是多种文化和文 明社会的融炉。因为,民主就是平等,不存在你骑在我头上,或我骑在你头上的可能性。

比基督民主派社群覆盖更大的,是怪胎民主派。基督民主派和怪胎民主派,两者之间有交叉。怪胎民主派,称其为怪胎,是因为他们的利益诉求的方式,是强化政府侵犯公民权益的集权,而不是保障公民权益的“私有制”。换言之,怪胎民主派是用民主口号的原始“均贫富”小农意识的社群。这批人的大部分,也没有意识到民主就是“我的利益在那里”,而是“民主令中国强大”,当然前提是均贫富,(笑笑)。因此,笔者认为怪胎民主派,实际上和毛左是同源同种同性质和共同的暴力倾向,称为怪左也无不妥。(再笑笑)。

事实上,当这批人真的从“我的利益在那里” 出发的话,就会发现,他们今天的政治诉求,是损害了他们的利益;至少是损害了他人的利益,而没有为自已带来任何好处。因此,怪胎民主派的过渡版,就是原始 民主者,知道自已有利益,但不知怎么维护自已的利益。这批人,是最需要民主意识的启蒙的,不是为“中国的强大”,(还谈不上),而是为了维护自已的利益。 把这基督民主派和怪胎民主派两者,尽管不纯,都是有“民主的欲望”,而不明民主ABC。

对于真正的民主人士来说,民主是一个长期的事业,必须保持非暴力的“直中取”姿态;为自保计,也不可能“懂政治”搞毛主义的厚黑联盟, 自寻绝路;也不可能主动“改造”这两派,既无必要,也无可能。因此,只需继续保持距离,袖手旁观。从当权者的利益看,开放言路,让民主人士对这两派以适当 的民主启蒙,可以消除社会动荡的暴力因素,并壮大民主派的博羿力量。但是,如果禁止言路,实际上就是强化了特别是怪民派的暴力合理性。显然,那也就不是民 主派的事了,继续,袖手旁观与民主无关的“左右派的血腥对攻”。是否要引火烧身,还是接受与温和民主派的非暴力“对手盘”的合作,是当权者的选择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5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