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道无为 上善若水

http://blog.sina.com.cn/darthvad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注一:全部原创,署明出处后任凭转载。 注二:本博只对本人投资负责,不构成任何他人实质性投资建议,他人据此入市结果自负。此声明超过博文中任何语句。 注三:本博没有进行任何收费理财的服务,也不用QQ,博友反映有QQ用黑爵名义骗财,纯属骗子,建议马上拨110, 注四:本博是目前博主网易日志博客,另有映像: http://myhomechn.blogspot.com/ http://blog.sina.com.cn/darthvad 其余均属假冒

网易考拉推荐

鸡鸭联婚之医改:“医疗之改”与“医保之改”  

2009-01-29 22:44:5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大体上,笔者已经提不起到我国医改的前景揣测的兴趣。因为三个字,“知道了”。因为,观察了以李玲为主的,可能代表着国务院试探舆论的,以强化供方和公费医疗为主体的《医改草案》抛出;宿迁的仇和成功地同时降低了老百姓看病的成本,并提高了医疗服务质量的医疗改革,因为国有利益集团“受损”,而被舆论管理层反复妖魔化,所谓的“国有关光卖光”。舆论管理层扶植李玲攻击宿迁改革,其用意,令人深思。

看来解决“看病难看病贵”不是管理层的目的,保证权力直接掌握社会财富,不被“关停卖光”,才是真正的目的呢?是不是因为这样,才百般妖魔化市场呢?是不是这样,才把社会保障的责任扔到市场的头上,诬蔑“市场不是万能的”呢?众所周知,市场的“万能”,只存在于通过交换调控供求平衡,达成社会最优化生产。至少,市场不能让毛上帝永垂不朽。社会保障,本来就是“政府万能”的领域,谁也代替不了。仇和的宿迁医改,在对弱势的既得利益者照顾上,固然还有欠完美。同时,宿迁的百姓是否得到了更多的社会保障,也颇欠乐观,毕竟,社会保障,本来,就不是市场经济的功能角色。在这个领域,市场经济是万万不能。

至于说出了医疗行业社会矛盾实情的《曾其毅医生被暴民围攻》;“低水平广覆盖”社会保障原则,在医改中被反复践踏,令《寻租腐败定律》无可避免地左右着社会公共医疗利益的分配;当看到公费医疗体系事实上是医疗制度性不公平的深层原因,愚暴贱民却只是《因为失去保障的恐惧参加对市场的妖魔化》后;这种种事实,令笔者对于医改如果不是“新瓶装旧酒”,反而会有十二万分的惊讶。

中国医疗制度,可能说是整个社会改革难度、满意难度最高的领域,它与其他国家一样,同时受到来自人类生命伦理观的的压力,有着《无法逾越的伦理陷阱》。同时,因为庞大而无法自我节制的公费医疗负担,令《寻租腐败定律》无可避免地削弱着体制外的社会群体,承受着“看病贵、极难”的结果。事实上,如果不是人民太蠢,那就是思想舆论管理层工作太出色了。中国医改体制的痼疾,不但是“看病难,看病贵”,还要再加上“质量极差”。体制外群众的真实医疗处境是“看病难,看病贵,质量差”公费医疗“受益者”,体制内人群,看似是占了社会公众的便宜,但是医疗质量差,同样令他们只是“看上去占了便宜”。

由于缺乏市场优化机制,公费事实投入庞大的中国医疗系统,(主要是为了维持公费医疗群体),在给社会公众提供了“看病难,看病贵,质量差”的医疗服务后,本身,存在着投资盲目浪费大、产业效益低、机构沉冗的特点。张宏良之辈鼓吹文革好,计划经济好,其实,不用坐时光机飞回文革捧毛上帝的臭脚,看看医疗和教育这两个领域,就是目前全中国几乎没有触动过的,基本上是文革时封装的计划经济体系。

中国人民看病难,看病贵,质量差;教育贵,就业少……,不是因为“没有良心的经济学家的改革后的市场经济”;恰恰相反,是因为张宏良这类文革特权极左既得利益者,极力维护的计划经济、特权经济体系对普通民众利益的侵蚀!什么“文革看病不用钱”的屁话,这些极左说谎不脸红,好象文革时就他活着似的。大跃进时,进食堂吃饭还不用钱呢!(说到这里,笔者有点想打人)。如果明显的假话连篇创作出的极左毛上帝天堂,在官控思想管理层的努力工作下,看来,在今天中国社会培养了不少脑残跟班。“中国需要信仰”,看来,不是一句假话。极左们,看来也在很诚肯地强调着!

中国医改路在何方》?医改《最难逾越的陷阱》,同时,也是政治改革最难以下手的地方。当“老革命”进入最后一刻时,是继续花费巨资维持多两天的生命,制造几起西医特点的“公费天价医疗案”,还是,让 “老革命”象普通老百姓一样,老两天停摆?看看仅仅是公费吃喝,公车消费,公费旅游“改革”的艰难,想想减少“公费生命”有多难了。“难乎哉,不难也”,因为是“不可能”嘛!

医改失败的原因,就是因为“为了所有人看得起治得起所有病”》,仅仅是让公务员看得起所有的病,就拖垮了中国。如果让“全中国人看得起病”,只怕要拖垮整个地球。为了保证让公务员看得起尽可能多的病,不得不借李玲同学的口,让政府把医疗管起来,向医疗服务的供应方,投入越来越多的国控社会资源,结果是《国家投入医疗系统越多,老百姓看病越贵》。恶性循环嘛!这一现象,《由各级医疗机构的状态,证明现存所有医改方案都将归于失败》。原因,是它们都忽视了一个铁的经济规律:在社会资源最优化保证上,在可靠供应的保证上,“市场确实是万能的”。市场不但是万能的,而且,是没有市场,是万万不能的;而且,是只有市场,才是“有能的”。

无法逾越的伦理陷阱》结合《无成本的中医正被有成本的西医代替》夹击下,真的没有办法!人民政府只能厚着脸皮让国民高价接受低成本(甚至无成本)的神奇中医,暂充安慰疗法,因此,《中医争论可能被“假大空”的医改方案恶意利用》。如此神奇的百病包治的神奇中医,正是文革时毛上帝向信男信女布施的不用花钱就看好病的福音。天下作证,这一神奇医学包治好百般疾病,为此,特设一个专业科室,叫为“殡仪馆”!

医改是中国难题,也是世界难题。既然中国医改这么难搞,世界各国的医改多少也有点问题。那么,在思想舆论管理层看来,与其吃力不讨好搞什么劳什子医改,不如发挥思想舆论管理的专业才能,今天说美国医改糟糕,明天说英国医改也有公费医疗,后天说德国医改负担重,大后天骂骂日本医改还弄了几个老人,侵犯了“西方天天批评中国”的人权……,如此这般。看上去天下乌鸦一般黑,也就不用自已辛苦忙着洗白了。

这样,我们就看到了谁也看不懂的“医改草案”。也看到了铅华洗去看,谁都看得懂的“以补供方医疗单位,代替医保社会为主,再次摒弃市场机制的8500亿方案”。错误不出所料。仍在是混淆了,“医改”,到底是“医疗保障中改革”的医改,还是,“医疗服务行业改革”的医改?两个医改,是男人和女人的改的不同。现在这个8500亿,到底是那个医改?

估计今天谁也分不出!笔者看到的,是鸡鸭联婚之盛世喜庆,“医疗之改”与“医保之改”,同床异梦之“医改”!

医改是中国难题,公民们,在你们拥有自已的观点,发表自已的看法,提出自已一票(so far if possible)时,希望你们能自已实在了解整个医疗行业的运作机制,了解国际社会的医疗产业组织的成败得失,而不要对披露医疗专业实际情况,从业人员利益诉求的真诚,道德挂帅,口诛笔伐,谩骂连天。《人或会穷,不是施暴发泄的合法理由》。

在以上文章中,笔者对医改的观点,相信已经阐述无遗,所以,笔者已经提不起新的兴趣了。与其再唠叨大道理,不如把笔者所知的美国、英国、德国等西方成熟社会的医疗和医疗保障体系(注意,是两个体系),以经济学供求平衡的原则,加以讨论、分析,看看别人现存的问题是什么层次的问题,解决的困难障碍在什么地方。毕竟,即使是美国,其养老医疗负担也已经庞大得令美国财政难以承受了。THERE MUST BE SOMETHING WRONG。

笔者就此再开一个话题,在不特定的时期跨期里,与博友们共同探讨这个问题。温故可以知新,温他国,大概,也可以更清楚地看到,中国的医疗及医保这两个医改的理想出路,在什么地方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0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